未花花

【夜酒/酒夜】沉沦(上)

首先很感谢点进来的你,下面是啰嗦又破烦的阅读前提,看完前提,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就看看吧。

   *自己立的flag,憋着也要写出来。

   是这样一回事,在夜叉刚刚公布资料那天我非常心水夜叉,又想到自己那单身到现在都没有茨木的酒吞,于是向小伙伴立了个实装当天抽四次,抽到夜叉就从此站酒吞x夜叉的flag,然后那天第二抽的时候就出了夜叉……厉害了,我的阴阳师爸爸。我是服气的。

   *腹肌与奶子组不污怎么行,于是简单粗暴的脑了个夜叉撩装成人类的酒吞,然后被日了个爽的故事。(然而我控制不住我脑子有坑的写了前置剧情,于是就有了这个上,但是下才是我想写的!估计还会有个中……)

   *谁都知道酒→红叶,所以设定是我大鬼王没遭遇红叶的AU世界,有与平安京不符的地方是很正常的。

   *写于夜叉实装没多久那段时期,所以你们懂得啦,现在已经阴阳师退坑,我也是最近意外翻出来,就发来了。

   *私设多到飞起 ,有酒吞人类时期的设定

   *辣鸡文笔看着笑笑就行

   *个人感觉是攻受无差别啦,前期夜酒,中期酒夜,后期夜酒夜
——————————————————————————————————————

   今年的冬天的雪下的格外的大,刮得猛烈的寒风甚至让街道上没有了行人。

冬季比起其季节的话,喜欢的人总要少上不少。对妖也一样,万物寂静这样的环境,着实让夜叉喜欢不起来。

   他眯着紫色的眸子,用手撩起了额发。太过无聊,是时候去找点乐子了。

在这样的冬日里还有什么能比放起一把大火点燃村庄,伴着那绚丽火焰的的人间炼狱更能让夜叉愉悦的呢。

村庄是夜叉随意走动找到的,将妖力附上火把,紫红色的火焰悄然的蔓延,很快便成了夜叉所想要的,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让夜叉忍不住笑了起来。

   夜叉坐在村庄不远的树上看着,火光映在他的眼里,为那本就邪肆的容貌平添了一份诡异“真是好景色啊,要是有酒就好了。”想到这,夜叉忽然又忍不住不满起来了,这个村庄连巫女都没有,更不用说阴阳师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几个僧侣还连他的妖火燃起都没有发现。

想打一架都不能被满足。

夜叉的视线落在了树上的积雪上面,说起来这村庄也是在雪山里,会不会因此惹到山里的雪女呢?嘛,不过就算是惹上了他也不怕是了。

天还在飘雪,树上的积雪很快便攒了过多的从树上滑下。

“唔!”树下传来了一声叫声,夜叉顺势漫不经心的向下看去。

那是一个长的极为好看的狼狈僧侣。像是唐土那里出产的昂贵黑色丝绸般的乌黑发上被落下的积雪所点缀,要是让食发鬼见了这人定要将其夺走,俊秀的面容被这鬼天气弄的染上几分僵紫色,但他脸上懊恼的神情却很好的让人无视了那一点瑕疵,让人觉得讨喜。

   不过他身着便让人觉得有几分奇怪了,他身着僧侣的服饰,虽没有露出什么皮肤,但那衣服很好的勾勒出了少年的身形,颇有几分禁欲美。好看是好看,但一看便知道这衣服在这天气怕没什么保暖作用。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穿成这样?真是奇怪的人,难道是来探亲的?不也不像。

不过,这可是个有趣的人类。

想想上次遇到还算有趣的人是什么时候来着?

啊啊,想不起来了。

恶鬼想着,对着僧侣露出了邪肆的笑,张狂的居高临下的问到:“喂,人类,告诉我你的故事,取悦我,就让你活下去。”

有人日日叩拜佛像却也不见真神,绝望之际仰望高天原看见的却是恶鬼。

某种意义上还真是嘲讽到不行。

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遇见的是神明还是恶鬼都已经无所谓了,他只想活下去。

僧人带着几分惊恐与惊喜交加的神情很好的取悦了夜叉,夜叉看着僧人伸出冻的通红的手,动作僵硬的拍了拍身上的雪,忍着刚刚冰冷的雪掉入衣服里刺骨之冷,对他说道“那可能有点长,我们能换个地方吗?要是说完之前就死掉了可就不好了。”

这是在对他提要求?

听到僧人的话,夜叉难以抑制的笑了起来。

夜叉狂笑道:“不错呢,我很中意你。”这样的情况还敢对他提要求,该说他是大胆还是无知呢?不过看在很有趣的份上就允了好了。

那笑声回荡在雪山里,有些刺耳。

夜叉带着僧人来到了一处废宅,虽是废屋,里面的东西却是一应俱全。

僧人在屋里翻出了柴火将其点燃,燃起来的柴火给僧人冻僵的身体带来了温度。他朝手掌呵气,手掌合在一起揉搓,想尽快的让身体热起来。

夜叉站在屋子中间,看着几乎冻僵的僧人在屋里点起火小心的取暖。虽然觉得这个人类有趣,但夜叉始终也不是什么体贴人的妖怪,带着僧人来的途中他完全没有想过给僧人取暖这回事。

会由着僧人取暖,也只是为了一会的故事罢了。

僧人坐着低着头,头发撩到了一侧,夜叉站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僧人那纤细白皙的紧绷着后颈,上面还带着雪水的水珠,这种场景到是颇有艳本中的滋味。

夜叉的眼神就像僧人点燃的火一样忽暗忽明起来。会由着僧人这件事忽然有了不一样的理由。

妖怪一向是随性而为的家伙。夜叉朝僧人走了过去,听见脚步声,僧人的身体明明才开始暖现在却忍不住的比原来还僵起来。恶鬼站到了他的身后。

心跳忍不住的加速,僧人却努力保持面上的冷静。这面冷静的面具却很快被打破了,后颈被触碰了——冰凉的感觉从他露出的后颈处从上往下滑过,

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妙起来了。

向恶鬼提出要求的时候,僧人其实是在赌,索性赌对了。但现在事情似乎朝向他所没想过的另一个方向发展而去。

僧人在那只手更进一步之前回忆起来自己会遭遇这种情况的原因。

在这个时代美貌很可能会带给你一切,也可能夺走你的一切。

十四岁的酒吞觥还没来得及对此发出感悟,就面临了自己能否活过今天的问题。

冬季的大雪在平安京中的贵族眼中无疑风雅极了。云雾垄四野,寒梅花未发。愿雪满枝桠,权作赏梅花。——这样的短歌数不甚数。

但雪这种东西也只有在那群人中是美好的,在普通平民眼中的雪几乎快成为死亡的化身。

嗯,普通平民,身为僧人的他可不在其中。

酒吞觥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的雪地,完全无法辨识这里是什么地方,看来那群人也是下了一番苦心。

他会在这种天气处于这荒郊野外,事出的起因说起来到有几分可笑,这一切都源自于酒吞觥的美貌。

是的,美貌。

明明在寺院中与其他人吃着一样的东西,穿着一样的衣服,酒吞觥却又那么的不同。

要怎么才能说出他的美呢?并非神明那般的神性高洁,也非妖物的蛊惑人心。而是让人倾心的欲望之美。

酒吞觥也没有辜负众人对他美貌的期待,聪慧而大胆的性格让他的内与外更加的吸引人。

鹤立鸡群一般的酒吞觥就好比沙粒堆中的珍珠,于是乎在这越后寺中酒吞觥受到了特殊待遇。

有贵女会赠他东西,贵公子也有写和歌给他的。

大约是七岁起他便不用去索取什么,只要他看上的东西不出一天便会到他手中。然而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寺里的戒律与贵人的权势相比似乎不值一提,当那位记不清面容的贵女脱下他的衣衫,倾诉爱语给他极乐的时候,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魅力。

这带来的也不全是好的。

寺里有人想把他当做发泄用的“稚儿”他借了贵人的权势给挡了过去。

他的特殊自然的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

按照寺里的规矩,几位师兄带他出门历练,他虽已心有防备结果却还是中招了。

一夜醒来,睁开眼便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他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要因为寒冷而死去这种方式并不在酒吞觥的人生预想中。

必须活下去!

他酒吞觥绝不能死在这种地方。一定要活下去,复仇!

酒吞凭着第一感觉朝北方走去,风雪吹打着他,衣物无法避寒的他能清晰的感到体温的流失。

似乎老天格外的偏爱他,不忍他就此死去,前方的天空升起了黑烟。

酒吞觥踉跄的坚持向前,最后看见了被烧毁的村庄以及——树上的恶鬼

“喂,人类,告诉我你的故事,取悦我,就让你活下去。”

  ——————————————————————————————————————

* 平安时代的和尚们,只能在禁绝女色的情况下修行,凑合着寻找年轻的小沙弥发泄欲/火,称为“稚儿”这段摘自《大穿越时代》

   这算是邪教吧?不过就算邪教我也是吃定了!

   大家欢迎入教!!!(

接下来是在下乱七八糟的一些碎碎念,大家可看可不看。 (碎碎念也是写于夜叉刚出没多久那段时间)

   没有问题的话,那么↓

   话说现在阴阳师居然可以改名字了,真好w,我给我家酒吞改的是我曾经在一本小说里面看到的名字酒坊尊,其实那个名字全名是酒坊尊阎魔来着,不过因为限字数再加上一想到阎魔姐姐→_→

   不过总比我这辣鸡取名能力搞出来的酒吞觥好不止一万倍。

   这里酒吞人类形象是本人在阴阳师还没出来的时候受各种文里面酒吞的形象描写洗脑加上自己的脑补得出的。

   阴阳师出来之前我一直对酒吞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jj挖坑不填的《[综合]攻略之神》里的样子。安利有兴趣的大家去看看,已经完结,请放心阅读。

至于夜叉我还没想好叫什么_(:з」∠)_

   给我评论的话我会很高兴的,指不定下就出来了x

评论(8)
热度(8)

未花花

© 未花花 | Powered by LOFTER